当前位置: 首页 > 要闻

两大家族开撕?菲第一夫人公开指责副总统:不道歉,这事就没完

“菲律宾政坛正在上演的这出电视连续剧又有了新情节。”菲律宾现任总统马科斯和前总统杜特尔特之间的矛盾近日愈演愈烈,这两大政治家族的紧张关系,似乎随着第一夫人丽莎·阿拉内塔-马科斯(Liza Araneta-Marcos)对杜特尔特的女儿、菲现任副总统莎拉·杜特尔特-卡皮奥(Sara Duterte-Carpio)的罕见公开批评,将进一步升级。

综合菲律宾《马尼拉日报》、《每日问讯者报》等19日报道,当地时间周五凌晨上线的专访节目中,第一夫人丽莎首次承认与菲副总统莎拉有过节。惹怒她的是,今年1月杜特尔特在家乡达沃举办的一场集会上攻击马科斯是“瘾君子”,而当时为父亲站队出席活动的莎拉被镜头拍到“笑了”。

“她越界了。”丽莎解释道,莎拉作为政治盟友却嘲笑她的丈夫,这让她“很受伤”,因此之后她再遇到莎拉时便一直冷落对方,不与其交流。她还说,除非莎拉道歉,否则不会与其和解。

对于第一夫人的指责,菲副总统回应表示:“目前无可奉告。谢谢。”



第一夫人丽莎·阿拉内塔-马科斯 菲律宾ANC新闻频道截图

据菲媒报道,今年1月28日,菲律宾前总统杜特尔特在达沃举办了一场反宪章改革集会。活动上,他将现任总统马科斯称为“瘾君子”,并称对方在菲律宾缉毒署的监视名单上,菲缉毒署后来否认了这一说法。

第二天,菲第一夫人丽莎和副总统莎拉之间似乎就出现了一些不寻常的气氛——在马科斯开启访问越南行程前,她俩在出发仪式上明明是邻座,却互相不搭理彼此,一副装作没看见对方的样子,不像过去那样熟络地坐在一起聊天。

菲律宾电视台One News网站还提到,准备登机时,当看到马科斯还在和莎拉交谈些什么,第一夫人自己就径直朝飞机舷梯那儿走去了。

过去几个月来,虽然外界猜测不断,但两个当事人均未回应此事。《马尼拉标准报》报道称,2月访问吉隆坡间隙,副总统莎拉曾称与马科斯之间没有问题,两人关系良好,但她当时拒绝就与第一夫人的关系发表评论。

这次专访是菲第一夫人丽莎首次公开谈及此事。菲《每日问讯者报》还指出,这也是自马科斯与莎拉结为竞选搭档拿下2022年菲律宾大选两年来,马科斯家族成员首次公开表达对副总统的不满。

专访中,丽莎承认,就是上述这场集会,让两人结下了梁子。她说自己“一直对副总统很友好”,但对方不是这样,不满在杜特尔特攻击她丈夫是“瘾君子”时,莎拉的反应是回以笑容。

丽莎直言,就是因为咽不下这口气,于是此后所有与副总统同时出席的活动,她都故意对对方视而不见,在去越南之前的出发仪式上也是如此。

她还透露了当时的一个“抓马”细节:在出发前,有人恭维她当天的打扮很漂亮,她故意当着副总统的面说“不,我看起来像个瘾君子”,但是对方没有做出反应。

“瘾君子是那场集会的流行词,(她)真的没有反应,所以在那之后,我冷落了她。我还会这么做的。”第一夫人不满道,“这是不对的,你不能这么做,这就是所谓的政治,我们在一个政府里,你是副总统。”

类似的情况还发生在3月的一次出发仪式上,两人又同时出席。第一夫人说,马科斯当时私下提醒她注意言行,但她不以为然,还反怼他:“亲爱的,你找错人了。”

在被问及两人之间是否有和解的可能,第一夫人说,除非副总统向她道歉。

“我已经跟她有过节了,除非她说对不起。她越界了。”丽莎接着说道,“我的意思是,对我来说,这件事让我很受伤。因为作为并肩作战的政治盟友,我的丈夫会竭尽全力保护你。而你却去参加一个集会,在那里你的总统被说成是‘磕嗨了’,你居然还在笑。莱妮都没这么干过。”她指的是菲律宾前副总统莱妮·罗布雷多,因政治立场分歧巨大与时任总统杜特尔特不和。

报道还提到,第一夫人在采访中拒绝详谈她与马科斯姐姐、杜特尔特家族盟友伊梅·马科斯(Imee Marcos)之间的关系,辩称她有分寸,知道“不能越界”,继续阴阳副总统。

《每日问讯者报》认为,菲律宾第一夫人的话,似乎“证实了有关马科斯家族和杜特尔特家族政治联盟裂痕扩大”的猜测。《马尼拉时报》更是直接在报道标题上写道“第一夫人用枪指着莎拉”,并称这是“两大家族之间裂痕日益加深的又一迹象”。



《马尼拉时报》相关报道截图

近来,由于在对华政策等问题上存在较大分歧,菲律宾现任总统马科斯和前总统杜特尔特之间的矛盾愈演愈烈,引发不少媒体猜测这或将导致菲律宾最重要的两个政治家族“决裂”。

据菲媒报道,已经退居二线的杜特尔特甚至亲自下场批评马科斯,大骂他是个“瘾君子”、“爱哭鬼”、“连大学都没读完”的家伙,尤其炮轰他对南海问题、中美关系上的态度。马科斯没有理会这些抨击,只是在访美期间轻描淡写地称这些人身攻击和与盟国进行重要讨论相比无关紧要。

本周一,当被问及与杜特尔特家族之间的关系时,马科斯仅仅回应道,“这很复杂。”他也提到,自己与副总统的关系依旧,“与我接触最多的是莎拉,无论是竞选期间,还是胜选之后,我们的相处方式没有真正改变。”

不过,港媒近来注意到马科斯也有一些不同寻常的举动,似乎表明他与副总统莎拉的关系也出现裂痕。

4月10日,马科斯启程访美前,除了莎拉,他还指定了另外两名政府看守人来履行总统职能。港媒《南华早报》旗下周刊《本周亚洲》指出,自2022年7月上任以来,马科斯在前25次出访期间都只任命莎拉一人代行总统职责,这似乎意味着马科斯家族和杜特尔特家族的关系“已经破裂”,“这是一个公开的信号,表明副总统莎拉不再像以前一样享有信任。”

再加上菲律宾第一夫人这回公开指责副总统,曾担任菲前副总统莱妮·罗布雷多发言人的巴里·古铁雷斯(Barry Gutierrez)认为,这一最新言论可能使两个家族之间,以及总统和副总统之间的紧张关系“达到顶点”。他还称,鉴于第一夫人发言的“基调”,他觉得副总统被解除内阁职务“可能为时不远”。

菲首任民选总统曼努埃尔·奎松的孙子、知名历史作家马诺洛·奎松(Manolo Quezon)在接受《本周亚洲》采访时称,小马科斯夫妇在工作中互相打配合,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

他强调,第一夫人负责马科斯2022年的政治竞选活动,她“积极地、有条不紊地、聪明地”开展了竞选活动。“如果消息属实,那么她就是一个幕后操纵者”,他说。

加拉哈德咨询机构(Galahad Consultants)主席、政治分析家罗兰多·拉马斯(Rolando Llamas)还表示,小马科斯 “厌恶冲突、消极攻击”,因此“其他人将不得不替他战斗”,第一夫人可能会在很多方面来填补这一空白。

尽管有很多分析认为马科斯想把副总统逐出内阁,但拉马斯说,考虑到杜特尔特家族的支持率仍然很高,“几乎和马科斯一样高”,这会让菲总统有所保留。

延伸阅读

杜特尔特:中国曾对菲律宾展现兄弟姿态 我几乎要哭了

【环球时报赴菲律宾特派记者 樊巍 胡雨薇 邹志东】当《环球时报》记者向菲律宾民众问起对前总统杜特尔特的看法时,许多当地民众都对这位以“强硬”著称的菲律宾前任领导人给予了高度评价:他治下的菲律宾社会治安逐渐好转、经济民生逐步改善,他还为菲律宾创造了一个和平的外部发展环境,这些都让许多菲律宾民众无比怀念。在菲律宾打开短视频社交软件,也能看到许多民众分享自己拍摄到的杜特尔特退休后的生活。虽已退出政坛,但是杜特尔特在菲律宾民众中依旧享有较高的声望。近日,杜特尔特就当下中菲关系等一系列问题在菲律宾达沃市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在专访中,杜特尔特数次对当下菲外交政策表达不满,并直言南海风浪再起,让他感到伤心。



杜特尔特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樊巍摄)

“美国的外交政策,如果从长远来看,它真的充满了敌意”

环球时报:基于目前中菲关系的现状,您希望向中菲两国人民传递什么样的声音?

杜特尔特:我想对中国、对你们的到来表示感谢。你们来到这里采访我,围绕菲中关系、地缘政治、我们所处的糟糕政治局面进行讨论,我想中国人民至少可以从一位菲律宾前总统这里获得一些清晰的观点,去了解我们希望菲中之间应该发生些什么。

2016年当选菲律宾总统后,我试着制定独立的外交政策,这并非是反对美国,我对华盛顿没有意见,但问题是我们的外交政策和美国高度捆绑,而这使得我们和中国的关系不太友好。所以,我开始采取中立的外交政策,向全世界宣布我既没有盟友,也没有敌人,只想保持中立,不需要向任何国家的外交政策“卑躬屈膝”,尤其是美国的。我们知道菲律宾此前几届政府总是支持美国,无论在什么问题上,而中国在亚洲地区总是尽一切可能把我们聚集在一起,使大家成为好邻居。

美国的外交政策,如果从长远来看,它真的充满了敌意。所以如果和美国站在一起、认同美国(的做法),那么我们和中国以及东盟其他国家的关系就变得很模糊。大多数东盟国家都实施非常中立、独立的外交政策,如果我听了一些政府顾问的意见,那么可能直到现在,菲中关系都不可能得到改善。这就是为什么我慢慢地让自己更超然一些,建立独立的外交政策并宣布中国不是我们的敌人。

现如今,共建“一带一路”倡议吸引东盟国家和中国之间开展合作,但美国对此非常担忧,所以他们要求我们不要加入这项倡议。不过,经济合作又没什么错,共建“一带一路”是一个很好的倡议。

所以我明确表示,坦率地说,我更像是中国的朋友。我也没有与美国发生争吵,我只是不喜欢他们的行为和处事方式,他们总表现出一种过去帝国主义的姿态。他们在西班牙人之后占领了我们的国家,但却告诉菲律宾人民说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件好事,这根本就是无稽之谈。我们本可以在没有任何人干涉的情况下自己发展菲律宾。

现在,中国和菲律宾之间有着强劲的贸易关系,但在我去北京之前,榴莲和芒果都是无法出口到中国的。在我访问中国时,我恳请中国领导人考虑菲律宾的困境,通过农产品出口的方式帮助我们赚钱,因为我们是一个农业国家。

在我访华之后回到菲律宾时,中国就向我们打开了大门。中国几乎允许进口菲律宾所能生产的一切,所以我非常感激中国展现的兄弟般的姿态,我几乎要哭了,这对我们菲律宾人来说真的很好。



杜特尔特称非常感激中国展现的兄弟姿态,图为中菲国旗 资料图

现在,即使在双边贸易中,中国也离我们很近,美国离我们很远。我们和美国也许有一些贸易关系,但是这种贸易关系和民众的生活无关,例如食物,我不认为我们和美国有很好的贸易关系,也许是有的,但我不想知道,也不感兴趣。我们和美国的一些双边关系侧重于贸易,也许还有国防。我们一直在讨论这个问题,当中有一些涉及台湾问题。我不认为这里面应该有台湾什么事,台湾只是中国的一个省。

然后是南海的问题,当我还是菲律宾总统的时候,这里并没有什么争吵,我们是可以回归正常(关系)的。我希望我们能阻止发生在这里的争吵,因为美国人在逼着菲律宾政府在这一地区找一个可以找碴吵架的地方,但最后这可能会挑起一场战争。我非常确定,就是美国在给菲律宾下指令,告诉本届菲政府不要害怕(去挑衅),因为美国会支持马尼拉。

不过,我不认为美国会为我们出生入死。现在,美国在菲律宾有这么多军事基地。当美国想在菲建立一个大基地时,我明确表示反对,但在菲律宾现任政府的同意下,美国就做到了。我为我的国家感到深深的遗憾,然而我已不再是总统了,不能参与这些事务了,但如果有办法扭转局面,我会移除这些军事基地。我会告诉美国人,你们有这么多军舰,所以你们不需要我们的岛屿作为发射基地。

如果依附于另一国,“那么将把自己置于战争冲突风险之中”

环球时报:您在任时制定的对华友好外交政策,以及在南海营造的和平局面现如今已发生改变。对此,您是一种什么心情?菲律宾是否还有可能回到中立立场?

杜特尔特:我很伤心,我希望我们的关系能修复,两国重归于好。在当前情况下,我们必须有一个计划。

环球时报:本届菲政府正试图制定《海洋区域法》,还试图把更多的渔民推向争议海域,这被认为是不利于中菲双方对话与和平的。您是否同意这一点?

杜特尔特:自从现政府上台,对话就不太可能了,也许有一个补救办法是我可以和中国官方对话。我会告诉大家,这是中国想要的协议,这很好,我建议大家遵循它。在我任职期间,渔民在南海捕鱼时,没有人打扰他们。

如果想要实现一个中期的改变或者一个彻底的改变,我们将会经历一段艰难的时期。菲中之间可以尝试沟通,不一定是和我,也可以是和其他人,但我现在是唯一一个敢露面的人,因为我不怕。

环球时报:刚才您提到,2016年10月您来到中国后,中方就对南海争议的关切做了一些妥善安排。您还记得当时是如何达成共识的吗?

杜特尔特:当时中方允许菲律宾渔民去捕鱼。我们并不为此而争吵,我们就让它维持现状,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安排。每个人都很高兴。中国渔民也可以按照需要去那里捕鱼。如果渔获已经足够,他们就可以回家了。

环球时报:本届菲律宾政府在军事上加强了与美国的联系,向美国开放了新的军事基地,在经济上也有转向美国的一些声音。您如何看待菲美关系的“深化”?

杜特尔特:现在的菲律宾很难摆脱美国的控制去保持中立,我们能做的是不断教育菲律宾人民。虽然我退休了,也很疲惫,但还能站起来召开新闻发布会并表达我的观点以及情感。



菲美“肩并肩”联合军演 资料图

这其实很简单,我们与美国有双边关系,但是如果你的外交政策是扭曲的,或者说你跟随美国去偏袒或者敌对一个国家,那么这就是错误的,这就是问题所在。这届菲律宾政府把南海问题和台湾问题等作为对华外交政策的基础。南海原本很平静,但是美国人来了之后,让这里充满了争吵。

关于台湾问题,我说过那是中国的一个省,我们如果参与其中,那就是在干涉中国的内政。中国曾经有一场革命(人民解放战争——编者注)在毛泽东主席领导的中国共产党和国民党之间,国民党撤退到台湾岛上,但那也是中国的一部分。台湾一些人想要“独立”,美国明知这是非法的也在支持他们,这就是问题所在。

因此,在包括南海问题、台湾问题以及(美军)基地问题上,(菲律宾)如果允许自身依附于另一国,那么将把自己置于战争冲突风险之中。

关于南海问题,在原则问题上,我们正在发生争执,因为美国在这里告诉大家“你们只管打,不要害怕,我们在这里”。这是充满对抗和敌意的。

和中国将永远是朋友,要找到说服菲律宾政治家的方法

环球时报:您认为中国和菲律宾如何能够就南海问题回到谈判对话的轨道上来?

杜特尔特:我们只能等了,因为是美国告诉菲政府应该对中方说什么,所以(不改变这种状况)这永远是一个死循环。最后,我想说的是,我们不是敌人。记住这一点:我们和中国没有任何争吵。(现在争吵是因为)我们的政府承认并允许美军的存在,但我们(和中国)将永远是朋友。我们要找到说服菲律宾政治家的方法,告诉他们现任政府(的做法)是在拖我们的后腿,这种情况会损害菲律宾和中国的关系。

环球时报:围绕着您的执政风格,人们赋予了您各种“标签”,比如在您的政敌中,有种声音认为您在南海问题上是一个“软弱”的人。不过,您因为在禁毒、反恐问题上的强硬手段,以及在外交上不屈服于美国的压力,坚持独立自主的外交风格,而被许多中国民众认为是一个“硬汉总统”。您怎么回应和看待这些标签?

杜特尔特:首先,让我解释一下我的外交政策问题以及国内治理问题,这是一个原则问题。我的原则是从正确的角度看问题,是否对我的国家有好处、是否保持中立、不参与侵略性活动等。第二个是在治理政策上,我确实采取了强硬路线,尤其是在毒品、犯罪治理方面,但我试着对所有人都尽量友好。这不是和中国假装友谊,我喜欢中国多过美国,因为我不喜欢美国人现在说话、做事的习惯以及处理事情的习惯。

我很遗憾,共建“一带一路”倡议在菲律宾的项目被放缓了,可能是(因为)经济的原因。我希望中国不断强大。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辽宁法制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发到:
拓展阅读
  •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改革开放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一招,也是决定中国式现代化成败的关键一招。”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中国的今天,也就没有中国的明天。总书记深刻指出,改革开放是党和人民事业大踏步赶上时代的重要法宝,是当代中国发展进步的活力之源[全文]
    2024-05-22 02:01
  • 每经记者:杨煜 王佳飞 每经编辑:魏官红“家装第一股”东易日盛(002713.SZ,股价3.78元,市值15.86亿元)正在陷入非正常经营状态。近日,多位公司员工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东易日盛已经拖欠了他们近半年的工资,且至今未拿出一[全文]
    2024-05-17 02:08
  • ▲纽约警察被校方允许进入校园,逮捕抗议者美国南加州大学4月25日宣布出于“安全考虑”,取消原定于5月10日举行的主要毕业典礼活动。在此之前该校曾以存在重大安全风险为由,取消了来自生物医学工程专业的毕业生代表、印度裔美国学生阿什纳·塔巴苏姆的[全文]
    2024-04-27 02:06
  • “菲律宾政坛正在上演的这出电视连续剧又有了新情节。”菲律宾现任总统马科斯和前总统杜特尔特之间的矛盾近日愈演愈烈,这两大政治家族的紧张关系,似乎随着第一夫人丽莎·阿拉内塔-马科斯(Liza Araneta-Marcos)对杜特尔特的女儿、菲现[全文]
    2024-04-24 02:07
  • 清明临近,正值春季森林防火关键时期,大兴区北臧村镇村级林长李玉志打起十二分精神,在自己负责的片区内一遍遍巡查,“这片林地主要树种为白皮松和油松,树木含油量大,极易燃烧,每天我都要来看两遍,不然不放心。”北臧村镇现有林地3.96万余亩,森林覆[全文]
    2024-03-31 02:07
  • 新京报讯 据“气象北京”微信公众号消息,这两天,北京降雨降温,空气湿度有所加大。昨天,北京南郊观象台最高气温16℃(15:28),体感略显阴冷。今天(3月26日)上午轻雾缭绕,气温难有明显回升,预计白天最高气温在16℃上下,中午前后能见度将[全文]
    2024-03-27 02:05
阿里云服务器
腾讯云秒杀
Copyright 2003-2024 by 辽宁法制网 liaon.shenzzx.cn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